LOADING

来自千里之外的“白求恩”

当湘Y医院的奚医生告诉我,老公得的可能是颈椎肿瘤时,我只是一怔,随后听到医生说需要马上做手术,要不随时有生命危险,随后就觉得双腿发软,觉得似乎天都要塌了下来。

医生再说的话,我都已经听不太清楚,脑子里只回旋着肿瘤几个字,肿瘤,那不就是癌症吗,这怎么会发生在我老公身上,他们家三代都没有人得过癌症,也没有任何遗传性疾病,最严重的也就是老公他爷爷十年前喝酒喝多了得了肝硬化去了。

待我回过神来,奚医生已经走了,公公和我复述了儿子的病情,老公得的是颈椎肿瘤中的骨巨细胞瘤,比较严重,已经入侵了脊椎的三个关节,需要马上做手术,要不随时有生命危险。听到生命危险,我又忍不住要流泪了,老公才31岁,还这么年轻,怎么就得癌症了呢,我们前两天还商量着准备要宝宝呢,老天怎么了,对他这么惨,他要真丢下我,那我该怎么办啊。

病房中,我一边安慰俊辰,一边告诉他就是普通的颈椎病,住院一段时间就好, 老公似乎并不是很相信的样子,但又马上笑了起来,看着旁边公公和婆婆紧张的样子,倒安慰起我们来。看着老公憔悴的样子,我又借着上厕所的机会,在洗手间又偷偷抹了抹眼泪。

看着镜子中的我,头发蓬松,眼睛肿胀,我又洗了一把脸,不想让老公看到我为他担心的样子。一边想着还有什么转机方案,做手术,真不是万不得已,我真是不想那样,医生提出的方案是替换颈椎骨为钛合金,但这个手术风险极大,稍有不慎就会全身瘫痪,并且治好也很有可能伴随行走不便,失禁等等后遗症,那又和一个废人有啥区别。

我想来想去,会不会是医院的诊断错误,老公只是这一两年有点颈椎不舒服,毕竟他工作压力比较大,常年面对电脑,很多人都有腰肌劳损的问题,平时我们都对这个非常注意,叫他多休息,并常去做一做中医理疗,前段时间,他时长觉得全身发麻,才觉得不对劲,一来湘Y检查,就是这个结果。我还是有点不能相信,毕竟医院也是不是专科的肿瘤医院,癌症这么重大事情,还是多去几个大医院诊断诊断吧。

我特意休了一个月假,经过网上搜索,带着老公踏上了寻医之旅,去了本土的某肿瘤医院,北京的X医院,上海的H医院,可希望却总是带来的确实失望,在遭遇医院种种冷漠和繁琐复杂的检查,最终得到都是冷冰冰的一句话,进行手术吧,要不就准备瘫痪,准备后事等等。

这段时间,陪老公治病的同时,我再网上也搜索了大量的关于颈椎癌症的资料,也了解到境外医疗,可一查询到赴美赴欧的治疗费用,心里就冒了冷汗,再加之国内的医生多次强调,这个手术在国内国外的技术并没有什么差距,因为经济原因,哪怕有一点点希望,只能把这个念头放在心里。

就当我们准备在某医院进行手术的同时,隔壁病床的王阿姨把我叫了出去,她提供给了我一个信息,又让我对丈夫的病重拾了希望。

一年之后,丈夫并没有做钛合金脊柱替换手术,恢复了健康,回到了工作岗位,只需要定期去湘某医院进行一定的检查即可,我们的家庭也重拾了希望,开始了正常的生活,我们俩宝贝计划也即将开始了。

王阿姨带来了是一个希望,一个不用去美国也能得到美国治疗团队的希望,国际二次诊疗业务,我们申请了领昱医疗的二次诊疗服务,只需要提供原始的国内诊疗记录,领昱医疗为我们整理并翻译了大量的诊疗报告,并且联系美国癌症领域领先的MD安德森癌症中心,梅奥医院的专家进行了二次会诊,很幸运,我老公得的并不是骨巨细胞瘤,而是几率只有3%的单发的骨髓瘤。这种癌症完全不需要开刀采用放射疗法就可以治愈。

领昱医疗还为我们联系国内和他们有合作的姊妹医院,经过两方团队的合作,最后采用了放射疗法对老公进行了治疗,并且取得了极好的疗效。美方为中方的医院提供了详细病症介绍和治疗情况,详细列举了每年每月的检查方案,并且提供了可随时联系的联系方式。

我老公就这么奇迹的不做手术痊愈了。

经过了解,哈佛大学一项研究结果表明,通过国际二次诊疗,93%的患者会改变原来的诊疗方案。国际二次诊疗,给你一个希望,也给我一个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