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嘉桐街上的两难生活

短短的500米小街上,希望与绝望并存着,从这头到那头,来来去去。

嘉桐街,长沙城里一条不热闹,不繁华,也不优美的小街。很少有人知道,但在某个特定的人群中却是“名声在外”。它与湖南省肿瘤医院仅有一墙之隔,为了治病,数百名患者和家属常年在街上流动。他们称它为“长沙癌症街”。

也因为如此,嘉桐街上的一切商业都围绕展开,给整条街消沉的气氛上蒙着些许生机。饭店,小超市,旅馆,便利商店,水果店,假发店...应有尽有,就好像让癌症病人的后备军需库;他们在嘉桐街上补充完备了,再冲向医院迎接各种药物仪器的磨练。而其中最供不应求的是旅馆的生意,除了给病人家属租住以便陪床照顾意外,更多的是在这里排队等手术和医院床位的病人。

58岁的王雪梅便是其中的一人。她来自湖南衡阳,从不久前被诊断出宫颈癌,在儿子的陪同下从衡阳来到长沙治病。从被查处宫颈癌起,王雪梅的心情好像坐过山车,起起伏伏变化不断。去了好几个医院,从家里附近的县城医院,衡阳市里的医院,都说“治不了”,直到儿子在长沙打工的同乡告诉他们,省里的医院好,他们才来到长沙。可是来到长沙之后,看了病,好消息是医生没有说治不好,诊断说要做手术,坏消息是需要手术的人大排长龙,要排队才能做。

千里迢迢来长沙治病的王雪梅母子陷入两难,回家去等舟车劳顿浪费时间,在这等又因为是外地来的没有安身之处。幸好在排队挂号的时候,凭着口音,他们结识了好几个衡阳老乡。有人提到,“出了医院大门左边那条路,有房子”。说的便是嘉桐街。

“左边住的,右边住的,全是等床位的人”。小小的旅馆里,按照一个个床位的租。狭小灰暗的房间里,七八个陌生人挤在一起。坚硬冰冷的木板床,十几个人共用的厕所,就连洗漱都要自己爬下好几层的楼梯去打开水,生活一份艰苦。王雪梅唯一的盼头就是每天去医院问问看床位到哪里了,自己去了也帮同住的别人也看看,别人去了也帮自己看看,相互鼓励着一起生活。左盼右盼呆了半个月,王雪梅可算是等到了床位,可是在要搬进医院的前一天,睡在床上,期待却也高兴不起来,因为想着:可能明天连这样的生活也没有了。

早晨,餐馆进货的面包车才从巷子里驶出,在坑洼不平的路上上上下下。果蔬摊的老板拿起新鲜的水果,彩带打包着果篮。刚支起的早点摊里冒出的蒸气升入空中,消失在罩着天空的梧桐树叶里。早起勤快的女人已经洗好了衣裳,踮着脚尖往楼外的铁栏杆上搭晾。住在嘉桐街上的病人手术排期成了他们日常的盼头,但对比着接受手术后的日子,或许嘉桐街上的生活更像生活,他们想走也不想走。

手术对于每一个患者来说都是一个艰难的选择。面对手术,任何人都难以避免会产生恐惧和焦虑,我们不知道麻醉后那漫长的手术里发生过什么,更是没办法想象手术的失败会给我们造成的结果。这种不安都来源于我们对自己的病情没有清醒的认识,也不了解具体手术是如何治疗的。漫长的等待更是大大加重了我们的恐惧,并且也可能让我们在过程中失去了接受其他治疗方案的机会。

面对任何疾病,手术往往都是最后的解决方案,并且手术对于患者的身心影响都是巨大的,我们应该谨慎选择手术。在美国,寻找第二次诊疗是手术等重大治疗手段钱前规避风险的主要手段。通过第二次诊疗意见,我们可以得到一个全面的客观的诊断,包括从每一个不同的角度来观察,一方面可以让患者对自身的病情有一个全面的认识, 一个患者越是关心和了解自己所患的疾病,选择最适当的治疗就会有更大的康复机会;另一方面是可以对手术的必要性进行重新公正的评估,再次确认面对目前的状况是否一定要接受手术,或者除了手术外还有什么其他可能的治疗方案,以及了解它们所对应的风险是什么,等等。患者在被诊断弥患严重的病症,尤其是可致命的癌症时,寻求独立而客观性的第二医疗意见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患者越是关心和了解自己所患的疾病,选择最适当的治疗就会有更大的康复机会。就算是癌症,现在比以往可治疗性更高,同时也有更多的治疗方法可供选择。第二医疗意见将有助一个患者了解这些选项,并作出明智的决定,这亦是患者对自己宝贵的生命应有的责任。

现在领昱医疗的二次诊疗意见服务为有着和嘉桐街上两难生活的患者们提供新的选择。领昱医疗与美国名医接轨,提供定制的远程二次诊疗服务,一对一的高品质医疗服务,为您耐心解答疑问。让您在面对艰难的医疗决策时,更准确快速的做出决定,挽救宝贵的生命,延续宝贵的希望。